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 第101章 身孕
    已而便是九月,秋风凛冽,如侵肌骨,皇帝巡幸京城周边,八月间,浑河水决堤,雄县受灾严重,他自然挂怀,询问过知州吴鉴,得知灾民已经得到安置、朝廷下发的赈灾粮也已到灾户手中,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行宫,李光地道:“皇上,通州知州上折,已故平南王尚可喜的棺椁已经送至通州。”

    皇帝倚在榻上,连日巡视各地,加之还要处置政务,已经十分疲倦,“既然如此,赏赐八千两白银,命当地知州献上茶果,祭拜尚可喜。”

    李光地见皇帝露出疲态,自然不便多言,行礼退下。

    梁九功脱下皇帝的靴子,按着太医教过的,为他按摩足底以解乏,“皇上,今儿午时,宫中传来消息,说德嫔娘娘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皇帝睁开眼,眼白上仍布满了血丝,但眼底却满是喜色,他揉了揉额角,站起身道:“传朕旨意,即刻回宫。”

    梁九功怔神,看看外头的天色,“万岁爷,这……都这个时辰了,您累了几日,该早些歇息才是。”

    皇帝摆摆手,“你速去准备,朕回永和宫歇息也可。”

    皇帝回到宫中时,灵璧早已睡下,有孕之人总是易困,她这是第三胎了,尤其如此,皇帝掀起重重帘幔,沉水香如云似絮缠绕周身,他下意识地放轻脚步,走进寝殿。

    床上躺着的人睡得沉酣,怀着似是抱着什么,她微微蜷缩着身子,好像要以自己微薄之躯替怀中之人抵御秋日寒霜,皇帝示意值夜的茯苓噤声,敛衽坐在床边,暖黄色烛光一照,他这才看清灵璧抱着的竟是胤祚。

    “也不怕这个胖小子踢着肚子……”他暗暗好笑,脱下衣衫。

    尽管皇帝已经极力放轻手脚,可衣料摩擦声、朝珠脆响还是将灵璧惊醒,她坐起身,惊诧地看向来人,“万岁爷?您不是在雄县?”

    皇帝仅着中衣,坐在她身后,大手覆上她平坦的小腹,“朕走之前就来了一次,可见你福气深重,远非旁人可比……”

    灵璧自然听出他口气之中的暧昧狎昵,轻轻搡了他一把,低声道:“儿子在跟前,您说什么呢?”

    秋夜寒凉,皇帝抱紧她,以自己的体温暖着她,“儿子闹腾,朕希望这是个公主,像你一样温柔沉静,朕最喜欢。”

    灵璧挑眉,故意促狭道:“确定不是像奴才这般不解风情,爱煞风景?”

    皇帝拧拧她鼻尖,“你知道就好,这也是你的特点了,宫中谁也学不来,谁也不敢学。”

    灵璧覆上他的手,骤然发觉他指尖微凉,轻手轻脚将胤祚往里抱了抱,而后拍拍身侧空出来的位置,掀起被子一角,“来,您躺下,咱们好说话的。”

    被子里的暖意夹裹着她身上如兰似麝的香气袭上,皇帝心中柔软,依言躺在她身边,他这一辈子,二十八岁了,第一次陪着妃嫔、陪着儿子,三个人又亲香、又和暖地躺在一起,像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夫妻,抱着沉睡的孩儿,诉说一日的甘苦收获。

    灵璧微微侧身,拍哄着梦中噫语的胤祚,“奴才本以为您今日不会回来了。”

    映着微弱的烛光,皇帝看着她纤细的脖颈、如云的青丝,眼中满是脉脉温情,“自生下胤祚,你一年多再没有孕,朕在雄县,忽听说你有了身孕,十分高兴,行宫也住不下去了,只想回宫看你。”

    灵璧浅笑,忽想起一事,“……明尚,去后,和硕格格便被接回了安亲王府,昨儿听说生了一位姑娘,太皇太后念及安亲王功劳,亲自赐名绮?。”

    皇帝只点了点头,身边如此安逸舒心,连日的案牍劳形下,他已有了睡意,只道了声极好,便陷入沉睡。

    灵璧听着他徐缓的呼吸声,却一时难以入眠,如胤祚和自己腹中这个孩子自然是幸运的,父母双全,可那绮?呢?襁褓之中父母违,她方才未说完的后半句,在这静静的夜里,低声吐出,“……孩子一降生,格格便殉夫而去,三尺白绫,了断此生了。”

    只是这样的话却再也提不得了,太皇太后下了懿旨,对外只说和硕格格是难产而亡,再不许提起自戕之事,至于孩子,到底是皇家血脉,不容轻忽,自此以后便养在安亲王府,由外祖母照顾。

    这一生那样长,可若是没了那个能相伴的人,其实也很短暂,无论春花灿烂、或是冬雪绵绵,落入离人眼中,尽是血泪。她向后缩了缩,靠在皇帝结实的臂膀之上,有清幽的叹息于空寂的大殿内低回。

    次日,皇帝处理完政务,想着出巡一月,虽日日往慈宁宫送请安书信,但到底未至慈宁宫问安,便特特地去了。太后正陪着太皇太后说话,皇帝一一问过,这才坐定,太皇太后笑眼看他,“昨儿私开宫门的事儿打量我不知道呢?特地早一日回来,看过了,怎么样?”

    皇帝垂首,脸上露出笑意,“皇太太烛照千里,孙儿不敢欺瞒,德嫔有孕,孙儿自然欢喜。”

    太皇太后道:“你有个可心的人,哀家替你高兴,人不能把日子过得太独了,皇帝也是一样。不过,”她含笑转口,“有的人在你手里过得幸福顺遂,可有的人如今还是凄风苦雨,对影成三人,自然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可你也不能只施雷霆,不加雨露啊。”

    皇帝面上的笑容一滞,他自是以后太皇太后说得是佟佳氏,“孙儿已经听从您的意思,晋封她为皇贵妃,再多的,孙儿不想施与。”

    “不不不,”太皇太后摇头,指向太后,“今儿哀家不是为了仙儿求你,是有人为了旁的人求你。”

    皇帝忙站起身,“皇太太、皇额涅对孙儿有教养扶持之恩,若说一个求字,叫孙儿无地自容了,皇额涅有任何吩咐,请讲就是。”

    皇太后下意识看向太皇太后,见她颔首,这才道:“宜嫔那孩子心直口快,她从前为明尚求情实在不该,可皇帝也禁了她大半年的足,明尚一家也受到了惩戒,能不能,”她嗫嚅着,“把宜嫔那孩子放出来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