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你的便当我要了 > 第83章 战火
    秦亦拉着沈真真进去正在装修的商铺里,工人们见着秦亦纷纷打了声招呼,便又继续低头苦干。他摊开一张图纸,兴奋地跟沈真真说着自己的设计理念。

    沈真真顺着秦亦的思路,脑海里慢慢地浮现出餐厅成型的样貌,很温馨,也很有格调。

    她看向还在自我推销的秦亦,说:“你花费了挺多钱吧,不过这里的顾客不低端,我怕做不好。”

    秦亦顿了顿,揉了揉她的长发,温柔地说:“只要吃过你做的菜,定然会喜欢的,还有我给你免费代言呢,怕什么。”

    沈真真“噗嗤”地笑了出来,想想大明星在这里为她站台,还挺有面子,而且十分逗趣,不知道许先会不会气死啊。

    “那说好了,我可没有广告费给呢。”沈真真也傲娇地说了句。

    “有啊,你来和我一起住,那就是给我最大的报酬啦。”秦亦说完还觉不够,又偷亲了沈真真的嘴角。

    两个小年轻在这里卿卿我我,包工头表示能不能换个地方,工作已经够累了,还要被虐,要哭咯。

    秦亦拉着沈真真回到岳山传媒,沈真真也算自来熟地去厨房给他们做饭,许先和小林差点给沈真真跪了,这绝对是甜蜜的折磨。他们很喜欢吃沈真真做的菜,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饭量,现在都长小肚腩了。尤其是许先,心里那个悔啊恨啊,完全纠结在脸上。

    秦亦心里给两人翻了个白眼,他亲亲女朋友可是专门为他做饭的,他们有得蹭就该偷笑了,哼。

    不过秦亦有事拜托许先,也不好臭脸,将沈真真在公司对面餐厅的情况给大致说了遍,希望许先也帮他留意一下宣传渠道。

    许先吃了沈真真那么多好手艺,自然觉得这个市场有得做,为了感激这些日子以来沈真真对他胃的抚慰,他决定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办妥的。而八卦的小林自然是不在话下,他的小渠道也是够多的。

    沈真真之前便给舅舅沈洵说了她跟秦亦的情况,也将她去秦亦家住的事情。开放的沈洵也没说什么,只是偷偷提醒沈真真要做好措施不要吃亏,呃,和长辈聊这个真是尴尬极了,还是男的。

    直到晚上八点多,秦亦才载着沈真真从公司回到购置的别墅。

    这次沈真真算是轻车熟路,将行李里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摆好,算是默认自己住进主卧室,秦亦更是风火轮般地帮忙,惹得沈真真一阵好笑。

    “嘿,你的样子能正经点吗?我怎么感觉你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沈真真平时正经得很,也很少说笑,这下子也没忍住调侃一下秦亦。

    秦亦回家后换了更随意的黑色T恤和短裤,显得更年轻活力些,眼睛时不时扫向沈真真,她想忽视都忽视不了,因为如果他的眼神有温度,那一定是快沸腾了。

    秦亦轻轻笑了声,说了句去洗澡便走开了,沈真真继续收拾着。

    秦亦不一会儿便从浴室里出来,带着一道水汽,俊美的脸庞正滴着水,他闲懒地擦拭着头上的水,全身只罩了条毛巾在下方,若有若无的勾|引,一定是的,沈真真看了一眼便撇开头,心里暗暗想着。

    秦亦“不经意”地走到沈真真身后,缓缓地将抱住,还罩着毛巾的头埋进她的发间,轻叹了一声:“真好。”真好,你在我身边了。

    沈真真穿着短袖的荷叶边雪纺连衣裙,皮肤露出的地方轻易地感觉到后背灼热的体温,隔着衣服都能被它烧伤的惊慌感,她不自觉地轻颤了一下,脸慢慢地红透了。她低着头,迅速地从床上抽了换洗的睡衣,说:“我,我去洗澡了,松一下。”

    秦亦特别的好说话,轻轻地便放开她,任她像兔子一样冲进浴室。他继续擦拭着头发,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沈真真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地洗了半个多小时,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真是普通的女孩,不过笑起来还不错。她给自己心里默念,加油,争气,不怕,似乎也知道今晚是一个不平凡的开始。

    沈真真开了浴室门,慢镜头般地走向床边。秦亦正坐在床上看专业书,看起来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如果不是这书压根就没有翻过一页的话。

    他察觉到浴室门打开,目光很快便被完全吸引过去,抬起头,便看见他最喜爱的女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吊带睡裙向他这边走过来,可爱的模样让他的心跳加速开迈,朝着没有限头的目标。

    他紧握了一下放在床边的手,以示自己的冷静,声音出来的时候却是意外的低沉:“洗好了?”

    沈真真刚才在浴室找不到大号的浴巾,于是只能穿着本来准备好的睡裙出来,将她的好身材显露出来,这样的感觉让她很是无助,一只手不自然地按在胸前,另一手则稍显不安地轻轻拉着裙摆。她的头发披了下来,带着点水气,红着脸点头。

    秦亦稍微站了起来,将她轻轻拉到床边坐下,两人再没有距离地密切抱在一起,一时无话。安静的房间只有两个快溢出来的心跳声,那么大声,那么令人耳红。

    秦亦双手环着沈真真的腰,将她整个人拉进他的怀抱,噙着她半红的耳垂,低着声音说:“真真,今晚,我们可以深入交流一下吗?”带着点请求,带着点渴望,让沈真真的神经都崩了一下。

    到了今晚,现在,此时此刻,沈真真也非常清楚自己对秦亦的心意,这个男人,一直处处为她着想,在她背后默默地付出,想必未来有更好的风景,她的目光自此都只会落在他的身上。

    秦亦见沈真真不说话,以为她又要临阵脱逃了,便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真真,高皓那人现在都还取笑我是老处男呢。”十万八千里的高皓表示很冤,他压根不知道这厮把自己给卖了。

    沈真真弯了弯唇,心里的犹豫慢慢地消散,她退开出秦亦的怀抱,双手捧起他的脸,仔细地看着他。秦亦的眼睛也是很好看的,细长但眼白分明,给人凌厉的感觉。此时的他眼神温柔,眉毛都柔和不少,她忍不住抬头轻轻吻上他有点水润的嘴唇,触碰一下,仿佛都带着电。

    秦亦被沈真真这下整懵了,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一手撑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扶着她的腰将她拉近,低头便亲了下去,强烈的,带着欲|望的,极尽唇舌,一下子拉开了今晚的战火。

    沈真真双手不知该摆在哪,触碰到秦亦的上身像是惹了火,但秦亦明显不想放过她,拉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胸前,抽空和她说:“别放手。”

    不一会功夫,沈真真便被秦亦压到了床上,衣服和毛巾都被抛到了床底下,床单也是一片凌乱。沈真真惊慌于这种状态,脸红红气喘着说:“床单,床单,乱了。”

    秦亦不由她分心,掰过她的脸,又重重地吻了下去,手贪婪地在沈真真身上作怪,哼了一声说:“等一下会更乱的。”

    一晚上,经历了那蚀骨的阵痛后,秦亦便不管不顾地拉着沈真真赶赴激情的标的。两人都是第一次,秦亦没轻没重的,而沈真真更是头皮发麻又不知所措,只能随着秦亦这个新丁去摆弄。沈真真唯一的感觉就是全身心的难受,既想推拒,又想迎合,还要被秦亦有意无意的话语挑弄得没了脾气。

    到了后半程,两人大汗淋漓,秦亦在这时发挥了学霸精神,不一会儿便知道沈真真的敏感点,技巧也越发地娴熟,把沈真真折腾得连连尖叫求饶,而他却像个变态少年一样,喜欢这样她喜欢到不能自拔,更肆意在她身上驰骋。

    这一夜,沈真真都忘记他们折腾了几次,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只觉得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真真应了白菲儿跟她分享的那句体验金句:痛并快乐着。

    秦亦舒服得毛孔都兴奋了,整个人怎么也睡不着,抱着晕睡的沈真真清理过后,便利索地换了床单,开了一下窗户通风,然后便又回到床上,抱着沈真真,满足地闭上眼睛。

    她,终于是我的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沈真真才悠悠转醒,下边疼痛的感觉让她不一会儿便清醒了。她转过身来,发现身旁的位置是空的,不免有些失落,他又去工作了吧。

    她慢慢支撑着坐起床,发现身上套上了另一件睡裙,应该是秦亦昨晚给她换的,低落的心情又因他的细心被充涨了起来,她弯了弯唇,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浴室洗漱后,便缓缓地扶着楼梯下楼。

    秦亦果然不在了,不过餐桌上是他准备的早餐,还有一张小纸条压在那。沈真真拿起小纸条,上边是他苍劲的字体,他的字和他一样帅气。

    “老婆,小的给你准备了早餐,将就着吃哦,醒了给我电话。:)”

    这颜表情怎么就跟他这么不搭呢?沈真真没想到秦亦还给她做了早餐,是一碗小米粥和一个鸡蛋,以他自小少爷般的生活习惯,这个应该是他的极限厨房技能了吧。

    沈真真给他回了一个早安的信息,便坐到餐桌前,慢慢地喝着他准备粥,淡而无味,不过她觉得幸福极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