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 018:你猜啊
    穆瑾玥带着傅彦走到一处较为僻静的楼梯口便停下了。

    她轻轻靠在墙壁上,双手抱着胳膊,眼眸漠然,语气平静:“交易已经结束了。”

    交易结束,便该形同陌路,只不过教室人太多,有些话不适合说的太直白。

    傅彦背对楼梯,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不易察觉的紧绷感:“你是因为我没说实话,生气了?”

    穆瑾玥轻笑一声:“你看我像是生气的样子?”

    她让傅彦看,傅彦还真就盯着她看了两秒,黑色的瞳仁深邃暗沉,整个人有一股难言的阴郁沉重感,半晌才说了一个字。

    “是。”

    是生气的样子。

    像濒临爆发,却被海啸淹没的火山,好像是恢复平静了,但随时都会连带着海啸的肆虐,汹涌而来。

    穆瑾玥抿了下唇,一句一顿道:“我、没、有。”

    她咬字很重,像强调。

    傅彦徒然上前一步,清瘦却充满压迫感的身躯逼近,穆瑾玥下意识的向后退,背脊撞上坚硬墙壁。

    她这才惊觉,自己竟是对傅彦的气息毫不排斥,甚至已经习惯了。

    除了那股熟悉的薄荷香,其中还夹杂着并不让人厌烦的压迫和侵略气息,她恍惚间想起来一个词。

    荷尔蒙。

    傅彦却没再靠近,而是微微俯身,轻声低语:“你有,你很生气,生我的气。”

    他墨色的眼眸浮现一缕光彩,像划过一抹流星,转瞬即逝却惊人潋滟,点亮了整张精致妖孽的面容。

    那股子阴郁气,顿时就散了。

    穆瑾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太大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胡思乱想,甚至还觉得——

    果然,这个样子才适合他。

    她走神得太明显,傅彦却没觉得不耐烦,而是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难得呆萌的样子。

    半晌,穆瑾玥撇开眼。

    “你说的对,我是生气了,所以我现在不想看到惹我生气的人,会觉得烦。”

    这话,相当于赶人走了,而且毫不客气。

    傅彦也不恼,自说自话:“你是在气我有所隐瞒,所以,你很在意我,对吧。”

    闻言,穆瑾玥眼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嘲讽:“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不等傅彦回答,她又道:“不光是我,任何人被骗了都会生气,这是人之常情。”

    被骗了不生气的,那是圣人。

    “那不一样,你被别人骗了,不会这么生气。这份情绪,是因为我,不是么?”傅彦摇了摇头,固执己见,抬手,五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想把穆瑾玥耳边凌乱的碎发理顺。

    他指尖还没触到发丝,穆瑾玥毫不迟疑的举起胳膊,狠狠的把他的手打掉。

    伴随着“啪”的一声,是穆瑾玥冷冰冰的声音:“别碰我。”

    她没留情,天气又转暖,大家穿的都是半袖衬衫,一巴掌下去,傅彦的手腕已经红了,白皙皮肤的映衬下,有一种凌虐的美感。

    穆瑾玥却看都没看,眯着眼,薄凉冷漠:“我不管你是怎么得出那种莫名其妙的结论的,总之,你的想法,大错特错。”

    “是不是错的,试试就知道了。”傅彦后退半步,揉了揉手腕,笑道:“晚上我还会给你打电话,想证明我是错的,你就接电话啊。”

    穆瑾玥的声音更冷了,不耐烦的情绪很明显,“我没有义务,也没有时间陪你做那些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

    她说完,一把推开傅彦,头都不回的走开。

    楼梯口,少年顺着那有些重的力道后退了两步,目送少女远去的身形消失。片刻后,嘴角上扬,垂眸看了眼还隐约有些绯红的手腕。

    他伸手,骨节分明长指点了点手腕,声音很轻的喃喃了一句:“小野猫啊,居然这么凶……”

    *

    穆瑾玥回教室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近三分之二了。

    那些惧于大佬威压躲远的人,也都回了自己座位上。

    她一进门,刚才还嘈杂的恨不得掀了天花板的教室猝然安静,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神色难辨。

    不过看归看,却没人敢乱说乱问,只能在心里咆哮。

    毕竟是校霸的八卦,穆瑾玥也不是好惹的人,谁敢打听?

    唯一敢问的,便是萧镜哲了。

    见穆瑾玥神色如常的回到座位上,萧镜哲犹豫了一下,才上前问:“你跟傅彦的交易……”

    萧镜哲站着,穆瑾玥坐着,她只能仰着头看他,答道:“结束了,他之前……”骗了我。

    后面三个字,穆瑾玥没说出口。

    她觉得那么说不贴切,又换了个说法:“有些事情没有提前讲清楚。”

    她话语中的“有些事情”,萧镜哲其实很清楚。

    昨天白赫昀让他查成绩的时候,他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了,只有一点……

    穆瑾玥对傅彦,有着自己都没察觉的宽容。

    一提起傅彦,穆瑾玥就能想起他那双闪烁的眼眸,耳边似乎又回响起他的低语。

    ‘你很在意我,对吧?’

    ‘这份情绪,是因为我,不是么?’

    穆瑾玥抿唇,捏了捏眉心,心中暗道:那家伙,可能是有病!

    *

    八卦的流传速度,向来是最快的。

    因为谁也不敢问,不明真相,所以紧紧一节课的时间,早上傅彦去找穆瑾玥的事情就传出来八百个版本。

    对此,穆瑾玥一无所知,倒是傅彦,因为身边有个八卦王吕梓沧,对流言一清二楚。

    “什么情况?”

    刚下课,老师还没离开教室,吕梓沧惊呼一声,举着手机冲到傅彦面前,“这是真的?”

    他一脸惊讶,那双眼角微挑的长眸却透着‘果然如此’的精光。

    傅彦这节课难得没睡觉,也没玩手机,正看着窗外发呆,连什么时候下课的都不知道,眼前就怼过来一个屏幕。

    他下意识的踹了一脚,吕梓沧早有防备,灵巧避开,手机却一动不动的立在他面前,又问了一遍:“你还没回答我呢,这是不是真的?”

    傅彦“啧”了一声,两条长腿舒展伸开,看起来懒洋洋的,那双墨瞳却灼灼生辉。

    他启唇,似笑非笑:“你猜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