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上错花轿之红妆劫 > 第二百一十九章:勇闯火海
    第二百一十九章:勇闯火海

    只是完颜丽儿怎么也想不到,一边对方劝她去劝李昭庆,一边她会因为怕他再顾忌她而无法同自已喜欢的人在一起而选择放火自焚,他陪了她这么些年,她知足了,该成全他了。

    当李清惜越想越不对劲,越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折返时,只看到满屋的大火,熊熊燃烧,照亮整个李府后院,让人根本无法靠近。

    “救命啊,救火啊。”大声咆哮,试图想钻进去救人,但根本连靠近都难,那灼人的温度让人恐惧。

    “快来人啊,快来救人啊。”

    她的声嘶力竭也成功引来众人,有些人提水,有些人用东西灭火,总之忙成一团,乱七八糟。

    “无儿姑娘你不能进去,火太大了。”见她欲扑进去,旁边的人连忙拦住。

    “不要拉着我。救人要紧啊。”说着推开众人,看着四周拿来挥灭火势的被子,连忙抢过一桶水浇上,披在身上不顾一切冲了进去。

    但内里并不乐观,火势太大,浓烟滚滚,呛的人根本无法呼吸哪怕她用被子捂住口鼻,仍旧呛的眼睛都睁不开,但她顾不得太多,局促的往前走去,举步为艰,但她也没有后退路,身后接连倒下柱,梁房。

    突然,一根横梁在她面前砸下,“啊。”让她惊的后退。眼前火势越来越强,再不找到人,她也必死无疑了,“少夫人,少夫人你在哪?”大声喊叫,但一张口就,“咳咳咳~”被浓烟呛到咳出眼泪,肺都要咳出来了。

    “少夫人~”艰难的往前挪,睁着被熏的痛的眼睛,四处找寻。“少夫人。”

    就在她心急如焚时,在火势后面隐约的脸让她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冲了过去来到对方身边才发现对方早就被熏的昏迷不醒。

    “快醒醒,快醒醒啊。”推摇着对方,但却无济于事,尤其眼前接连倒下的柱梁让她眉头深锁,不管了,艰难的架上对方在肩膀上,踉跄的半搂着对方往外移,尽量将被子照在对方身上。

    屋外。

    “怎么回事?”李昭庆与完颜丽儿回到李府就被眼前的一切惊住。

    “少夫人,少夫人她在里面。还有~还有无儿姑娘。”下人吓到,结巴。

    只是不等李昭庆反应过来,有人已经快他一步,先一步冲进火场,曹子玮抓过下人手中棉被,披着就往里冲去,李昭庆也顾不得一切抢过被子也紧随其后,完颜丽儿只能留在原地干着急,惴惴不安。

    曹子玮顾不得浓烟熏扰,精厉的眸迅速确定目标,搜寻四周一眼。

    “人在哪?火这么大根本看不清。”

    赫然,“在那。”指着前方,人已经快步靠近过去。

    见她已经虚弱到奄奄一息,曹子玮将被子搭上她,“昭庆,嫂子就交给你了。”说完抱着她就拼命一切往外冲。

    李昭庆也是事不宜迟抱着吕乐也紧随其后的冲了出去。

    待两人将人救出,所有人迅速围了上去,“拿水过来。”咆哮。

    提起下人递过来的水就往她身上泼去,为她降温,李昭庆亦是同样方法。

    虽然李清惜比吕乐后昏迷后进去,但她一直照顾对方吸入的浓烟更多,仍旧昏迷不醒。

    “大夫,快去找大夫。”

    “已经命人去找了,应该快到了。”曹子玮脱下衣服将她裹住,怕她着凉,抱着她快速离开,往干净的厢房走去。

    ~

    经过一顿忙碌,一夜的折腾,曹子玮衣不解带的照顾,终于清晨时分,李清惜慢悠悠的睁开眸,看着四周陌生却又一丝熟悉的地方。

    “你醒了?”声音极度温柔。

    看着对方,怎么是他?“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我不是~”她不是被困在火中?

    “不要问那么多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关心的问着。

    “少夫人她怎么样了?”

    “幸好救的及时,她比你先醒来。”

    “那就好,人没事就好。”但一想到对方的傻,就让她心疼。

    看穿她的心事,“放心好了,确定你没事,我们所有人就会再一同入宫面见太后与皇上,一切如实脱出,太后与皇上没有确凿的证据,最多判个私放之罪,不会太严重的。”解释让对方放宽心。

    思量之下,李清惜还是说出心中歉意,“对不起。”这三个字是她欠他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怪不了你,等着我,等昭庆的事情解决我将所有事情再重新告诉你。”

    “什么事?”

    “等我回来再说。”他要告诉她所有真相,带着她远走高飞,辞官。

    李清惜只能点头。

    ~

    只是等他再次回来,她再一次失去踪迹,她还是要离开他吗?为什么?

    赵暮苒上前,想将手中的斗篷替对方披上,但被对方拒绝。

    “你还是在怪我?”

    “为什么要出卖她?”

    微愕,她没有回答。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她,差点害死昭庆,吕乐差点自焚而亡,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口气恶劣。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她再靠近你,所以才会一时迷了心窍,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知道错了。”她写了信给她,也写了信给李昭庆,只是内容不是约见面而有奸细入城,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她也不想的。

    看着对方失望至极的表情,赵暮苒后悔莫及,“对不起,你原谅我一次,就一次,我保证我一定做你心中最温柔贤惠的妻子,善解人意,绝不再做任何伤害她的事。”她保证,但显然太晚了。

    曹子玮不再看对方哭哭啼啼的可怜样子,绕过离开,连一个字都嫌多余。

    李清惜离开城都,赵暮苒的劝告也是警告甚至是威胁,只要自已离开,她就会去劝她母后与皇兄从轻发落李昭庆,放过所有人,原来人都是有私心的,她不会怪对方。

    也好,反正这里也不属于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